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27KK小说 >> 放肆[娱乐圈] >> 127

非但如此,见秦意浓不动, 她还闭着眼主动凑上前, 下巴微仰,丹唇轻启:“啊。”

知道的知道她是在求投喂, 不知道的还以为她是在邀吻。

如果秦意浓能亲她就更不错了, 但唐若遥知道这是不可能的事。

秦意浓停了刀叉,端详着唐若遥近在咫尺的漂亮脸蛋。比起秦意浓这种鲜艳夺目, 甚至激起同性敌意的妩媚长相,唐若遥的五官符合华夏一直以来的传统审美, 凤眼琼鼻,朱唇皓齿,远黛眉,如水墨丹青,好看得清正端方, 平素清清冷冷,不苟言笑,更增添了生人勿进的气势,正应了那句话“只可远观不可亵玩”。

现在这位在旁人眼中冰山万年不化的高岭之花正仰着脸, 摇着尾巴向她卖乖, 眉眼几乎弯出了孩子气。

一种说不上的满足感充盈着她的心脏, 秦意浓情不自禁地伸出手去。

唐若遥微张着嘴, 预料的羊排肉并没有送到嘴边, 脸颊忽然感觉到一阵异样的凉意, 她疑惑地睁开眼睛, 秦意浓微凉的指腹落在她的侧脸,眼神里第一次流露出了不加克制的似水柔情。

秦意浓一见她睁眼,心跳骤然加速,触电般缩回手,唐若遥比她速度更快,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攫住了她的手腕,使力将她带进自己怀里。

唐若遥眸色一深,低头便要吻下来,秦意浓偏头躲了下,只亲到了她的脸颊。

秦意浓长睫低垂,声音轻轻的,抿唇解释:“我刚吃了东西。”

唐若遥笑着说:“没事,我也吃了,我不嫌你。”

秦意浓:“……”她推了推唐若遥的胳膊,示意她将自己放开,重新坐正,默了一息,才低低软软地回道,“你不讲卫生。”

唐若遥反应了两秒,突然爆笑出声。

秦意浓被她笑得羞恼交加,再次举起叉子,唐若遥已经张好了嘴接着。秦意浓反手将肉送进了自己口中,心里气鼓鼓的,但面上丝毫不显,波澜不惊地淡道:“你再不吃真的凉了。”

唐若遥装傻,又往她身边凑。

秦意浓放下拿叉子的右手,不轻不重地打了一下她的手背,眉眼染上两分严肃:“坐对面去。”

秦妹妹暂时下线了,现在上线的是秦老师、秦姐姐。

唐若遥只得听命,她起了个调,学电视里的大臣,敬声道:“臣遵旨。”

秦意浓唇角微勾。

她心想:难道不该是臣妾听命?

两个人能这么安安静静地吃顿晚饭,唐若遥就已经满足了,其他的都是意外之喜。有更好,没有也没关系。

用过餐后,唐若遥以回宾馆后就得顾及着监控保持距离为由,还是如愿从秦意浓那里讨了点便宜,将她双唇吻得又红又润才放开。

唇分,唐若遥故意装作大惊失色的样子:“这包厢里不会有监控吧?”

秦意浓脸颊生晕,心口起伏,还沉浸在方才的氛围里,闻声抬头紧张地检查四周,神色惊疑不定。

她向来警惕,关菡在一开始也随她进来了,如果有监控她一定会提醒她的。再说了,好好吃饭的包厢,装摄像头干吗?这里都是招待对保密要求很高的客人,客人就是不想被泄露隐私才过来用餐,这店是不想开了吗?

秦意浓在几秒内将逻辑捋顺了,同时意识到她再次被唐若遥耍了。

小兔崽子,越来越胆大包天!蹬鼻子上脸,再不教育还得了?

***

关菡在外面的卡座里,视线能观察到包厢门的位置。一见那扇门打开,她便起身朝二位走了过去。

气氛有点怪异。

秦意浓在前面走得飞快,唐若遥在后面三步并作两步地追,两位都是名人,她又不敢喊。一旦和秦意浓逼近距离,秦意浓就扭头瞪她一眼,唐若遥便停下一会儿,然后继续追。

关菡:“???”

这是闹别扭了吗?

秦意浓和关菡汇合,再次回头望向唐若遥,目光冷淡。唐若遥表情讪讪的,像个做错了事情的孩子,脚向女人的方向迈了一步,又收回去,看起来可怜巴巴的。

秦意浓眼底闪过无奈,偏头对关菡说了句话。

唐若遥看着关菡端着张板正严肃的脸走近她,说:“秦姐说让你不要跟着她,说好了分开走。”

唐若遥回:“那你问她还生不生我气?”

关菡看了看来路,她和秦意浓的距离拢共不超过七步,还要她传话,这就是传说中的妻妻情趣吗?她喜欢。

关菡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沉肃道:“好的。”

关菡转达了唐若遥的话,秦意浓没吭声,低头按手机。

唐若遥收到一条微.信:【下不为例】

软绵绵的,没有一点威慑力。

她不由自主地咬唇轻笑,再一抬头,秦意浓已经和关菡走远了。

唐若遥收起手机,心情愉悦,亦施施然离开了。

秦意浓坐上了自己的保姆车,中途,唐若遥的消息发了过来:【你好甜】

秦意浓脸腾地红了,手指一个哆嗦,没握稳,险些把手机砸地上。

关菡疑惑望来:“秦姐?”

秦意浓大拇指指尖掐了掐指腹,将自己乱跳的心脏平复下来。不对着唐若遥那张脸,秦意浓不至于毫无还手之力,不能总是让她压自己一头。

秦意浓鼓了鼓勇气,打字回道:【谦虚了,你才甜】

唐若遥在这头直接笑出了声,自己送上门的不怪她,马上回复:【那你举例说说,我都哪儿甜?】

秦意浓:“……”是她输了,不该和唐若遥这个二皮脸斗嘴。

秦意浓:【我眯会儿】

秦意浓鸣金收兵,唐若遥见好就收:【你睡,到宾馆了给我发个消息】

秦意浓一怔,指腹摩挲着机身边缘,半晌,才缓缓打字道:【好】

唐若遥:【么么哒】

这条发过去后秦意浓没再回,唐若遥将手机揣回兜里,两手抱住自己的胳膊,也闭目养神起来。晚上两人喝了点红酒,唐若遥酒量一般,不好不赖,酒醉人,美色更醉人,这么一安静下来,她脑子便有点儿晕乎了。

下车是被保镖推醒的,她揉了揉眼睛,先去摸手机,在锁屏界面上看到条消息通知,滑开屏幕。

秦意浓:【到了】

唐若遥抱着手机,一个劲儿地笑。

她保镖轻咳了下,唐若遥才稍微收敛,不好意思地冲对方一笑,调整表情,下了车。

今日份的调戏差不多够了,再给秦意浓发一些轻浮的话过犹不及。况且唐若遥有正事,白天那场屡拍不过的戏给了她不小的刺激,不单是她需要秦意浓场外给她指点才能顺利过戏,而且为长远计,她不能再这样下去了。

她以前合作过一个男演员,四十来岁,已经结婚生子,也是非常投入感情演戏的那一类,早年便拿了影帝,演技和人品都过硬。唐若遥能感觉到对方和她搭戏时眼神里刻骨铭心的爱意。但那部电影里对方是单恋,所以唐若遥没有受到影响。电影杀青后很长一段时间,乃至上映后的路演,对方都很少和她同时出现。感情未必受人主观控制,但忠诚是一种选择,在这个需要经常演绎不同人生不同角色的演艺圈里更是这样。现在对方再在一些场合偶遇她,已经不见任何异样了,两人以兄妹相称,唐若遥还见过他妻子,是个圈外人,温婉贤淑,很好的贤内助。

以前唐若遥没和秦意浓在一起,因为戏里的原因在戏外短暂地喜欢上别人,这没什么。但现在不同了,别说杀青后再慢慢缓过来,就算是拍摄期间,她在演戏之外对别人产生一丝多余的情愫都是背叛。就算秦意浓不介意,她也不会原谅自己的。

但要怎么做呢?这几乎是从根本上改变她的表演方式。

唐若遥把房门一关,对着明天要拍的剧本反复练习。一定,一定,要把沈慕青和秦意浓分开。

***

秦意浓面前摆着亮了屏幕的笔记本电脑,搜索栏里有几条搜索记录:

演员人戏不分是何心理?

演员入戏太深怎么办?

……

不知道秦意浓是自身经历比较坎坷,还是因为第一个老师就是韩玉平的缘故,抑或是演员之间的差异,她从一开始拍电影就能做到收放自如,偶尔有情绪起伏特别大的戏,最多就缓的时间长点儿,绝对不会出现影响到戏外的情况。唐若遥这种类型的演员她有所耳闻,也遇到过,但真让她想出行之有效的法子帮她扳过来,却是个天大的难题。

她最不会的就是理论,讲道理,只能提供自身的经验,不巧的是她偏偏没有这方面经验。

时间悄然流逝,秦意浓端过手边早已凉掉的咖啡喝了一口,迫不得已求助场外支援,正经科班出身的林若寒。

林若寒一接起来便嚷嚷道:“你两天之内给我打了三个电话,再这样下去我都要怀疑你是不是爱上我了,虽然我不搞老的,但是看在你的颜值的份上,我勉为其难可以收你做个侧室。”

秦意浓不理会她的大言不惭,开门见山道:“有问题问你。”

林若寒爽快道:“问。”

秦意浓组织语言道:“如果演戏的时候容易把戏里角色的感情带到戏外……”停顿了一秒,她道,“或者正相反,会让戏外影响到演戏时候的发挥,尤指爱情戏。”

“啊?”林若寒听得云里雾里的,克制住揪头发的冲动,好半天才反应过来,“你是说因戏生情吗?”

“有点像,但是反过来。”秦意浓想,唐若遥应该是这种。

“因情生戏?”林若寒简单粗暴地给她反了过来。

秦意浓深吸了口气:“你觉得这四个字是人话吗?”

林若寒在那边乐:“你自己说得模糊不清还怪我。”

秦意浓无奈,只能说得更具体,“比方说两个人是一对情侣,她们合拍一部戏,戏里拍到分手戏码,有一个人觉得自己是现实里要被分手了,于是哭得稀里哗啦,根本没办法正常按照剧本里的人物感情走。要怎么克服?”

“噢,是这样,我懂了。”林若寒心里划过一丝异样,问,“所以这两个人是谁呀?”

“这你就不要管了。”

“该不会是你和……”

秦意浓语气平平地打断她:“我帮一个朋友问问。”

出现了,经典的“我有一个朋友”系列,林若寒乐不可支:“好的好的。”话锋一转,她便一本正经地道,“像唐若遥这个年纪的演员,确实容易出现这种问题。”

秦意浓:“……”

算了,关键词都给出来了,被猜到不奇怪。

林若寒:“你让她拍完戏以后,不要接触圈子里的事,闭关一段时间休息,慢慢地就会恢复了,那些短暂分泌的多巴胺都是过眼云烟。大家都是演员,你少吃点醋,不要发脾气,女朋友就是要哄着的,尤其是人家还比你小。”

秦意浓忍了忍,道:“我问的是,她戏外影响戏里。”

林若寒自掌了一下嘴巴:“嗐,我给想岔了,我以为你吃陈年老醋呢。”

“什么老醋?”

她不知道?林若寒心里咯噔一下,她机警,忙打哈哈糊弄过去:“没什么,我们继续说正事。这种事还不简单?你只要在开拍前多说点甜言蜜语,再来点实际行动,给她吃定心丸,坚信自己不会被分手,不就行了?”

“我已经做过了。”

“我就说你俩搞对象了吧!哈哈!给我诈出来了!”

秦意浓无言以对。

她撑起身体,重新去冲了一杯咖啡,听到那边林若寒笑够了,说:“其实我觉得你不用这么烦恼,利用得好,这就是件好事,到时候拍戏的时候她真情流露,岂不是事半功倍。现成的女朋友在面前提分手,这个情绪不要提了,可遇不可求。”

秦意浓下意识说:“我……”

林若寒问:“你什么?”

秦意浓将涌到喉咙口的话咽了回去,摇头:“没什么。”

林若寒径直道:“舍不得她那么伤心?”

秦意浓没说话,默认了。

林若寒叹了口气:“我怎么忽然有点嫉妒?”

秦意浓收拾心情,勾唇嘲讽道:“你不是不搞老的吗?”

林若寒抓狂:“我是嫉妒你啊!多好的一个冷美人啊,就这么被你个不解风情的收服了。”

秦意浓心情颇愉悦,轻笑说:“你又知道我不解风情了?”

“我靠!”林若寒低声骂了句,“你别今天才告诉我,你其实是个闷骚?”

秦意浓唔声,尾音上扬,不置可否道:“还行吧。”

林若寒已经察觉到骚气了,现在的感觉就是后悔,早知道秦意浓是个闷里骚,那她年轻的时候林若寒早就下手了。林若寒悔不当初,字字泣血地忏悔,秦意浓左耳朵进右耳朵出,静静地思索着自己的事情。

“你说得对。”她突然郑重其事地说。

“对什么?”林若寒的思路被打断,茫然地问。

“明天就拍分手戏了,刚好让她保持这个状态,韩玉平还能少骂她两句。”到时如果唐若遥真的真情流露,自己事后再哄哄她,只要能拍好戏,一时的委屈是值得的。

秦意浓有了决定,就想着挂电话了,道:“你是不是又要准备去看秀了?”

“看完了!”

“那你吃饭,我睡觉了。”

“喂。”

“回国请你吃饭。”秦意浓声音低了低,没察觉她话里由内而外自然释放出的温柔,说,“晚安。”

林若寒愣了下,旋即笑了:“晚安。”

谈了恋爱的女人就是不一样啊。

她挂断电话,仰头望向异国晴朗的蓝天叹气,她的真命天女什么时候到来呢?

***

翌日一早,一楼大厅。

“秦老师……早。”唐若遥一只手掩着嘴,边打哈欠边和秦意浓打招呼,眼角都是泌出来的泪水。

“早。”秦意浓表情复杂地看着她。

唐若遥接过辛倩手里的纸巾在眼角轻柔地按了按,接触到秦意浓的眼神,笑道:“昨晚不小心睡晚了。”

秦意浓目光微妙,愈发地透出难以言喻。

唐若遥兜里的手机震了震,看一眼不远处坐在沙发里,微微抿着唇瓣,连好看的眉头都轻轻拧起来,仿佛蕴含着薄怒的秦意浓,百思不得其解,低头查看消息。

秦意浓:【我不是和你说了要节制?你把我的话当耳旁风?】

唐若遥:“………………”

唐若遥:【我晚上在钻研剧本】

[系统提示:Q可爱撤回了一条消息]

唐若遥没忍住:“噗。”

秦意浓低声,语速飞快问关菡:“我墨镜呢?”

关菡给她找出来:“给。”

秦意浓连忙戴上墨镜,镜片隔断了唐若遥投过来的揶揄的目光,但秦意浓的耳根还是不受控制地染上了一层绯意。

自己脑子里整天都在想些什么东西?秦意浓脸颊发烫,进行深刻地自我反省。

今天唐若遥的车来得早,她率先起身道:“秦老师,我先走了。”

“嗯。”秦意浓隔着墨镜和她对视,淡然自持道,“片场见。”

“片场见。”唐若遥笑了声,指尖按下屏幕上的发送键,将手机装回兜里。

秦意浓手里的机身突然震了下,等唐若遥的衣角隐没在旋转门后,才低头滑开屏幕。

唐若遥:【你怎么这么可爱】

秦意浓目不转睛地盯着瞧了会儿,蓦地轻咬住下唇,可弯起来的眉眼还是泄露了她由衷的羞赧和喜悦。

她左右瞟了眼四周,见无人注意,特意把手机先调到静音,才将这条消息截屏了下来。

但这一切都瞒不过关菡的法眼。

关菡看不清,也没去看唐若遥给秦意浓发了什么,光看秦意浓现在春心萌动的表情,她都快要磕昏迷了。关菡扶了把沙发背站稳,等那一群叽叽喳喳的小助理说说笑笑地过来,她才从满脑袋放烟花万紫千红的状态里脱离出来。

***

片场。

韩玉平对二位主演讲完戏,神情比昨日更加严肃:“有问题吗?”

秦意浓:“没有。”

唐若遥轻轻地呼吸了一下,说:“我尽力。”临近杀青,她压力很大,尤其是昨天那场戏过后。

手背一凉,她垂眼,看到秦意浓的手覆上来握住她的,翻开她的掌心,用纸巾轻柔地擦了擦她手心的细汗,眼神里有温柔的鼓励:“不要怕,一切有我。”

唐若遥知道她指的是拍戏,心脏还是狠狠地悸动了一下。

她反手握住秦意浓的指尖,看着她的眼睛:“嗯。”

场记打板:“《本色》第四十八场一镜一次,action!”

韩子绯将沈慕青约到了小河边。她没办法,沈慕青不给她单独说话的机会,在家里不是和许世鸣在一起就是和许迪在一起,要么二者皆有。她去了沈慕青的学校,在校门口截住她,塞给了她一张纸条,头也不回地跑了。

沈慕青展开掌心那张对叠工整的纸条,少女苍劲俊逸的行书字迹跃然纸上。

——明天下午五点,老地方见。

落款是个单字:绯。

沈慕青望向拐角处消失的身影,缓慢地眨动了一下眼睫,长睫毛挂上晶莹的泪光。她仰了仰脸,将泪意忍了回去,朝回家的路走去。

第二天,韩子绯特意选了条淡青色的长裙,漆黑柔顺的长发扎了一半,一半自然垂落在身后,沈慕其喜欢她这么打扮,说有学生气,她喜欢她的青春,喜欢她的活力,喜欢她的热情洋溢。

她亲口说过喜欢她的。

韩子绯对着卧室衣柜的镜子,眼圈簌然一红,她忙用手作扇扇了扇,对着镜子里的女生扯了扯唇角,挥了挥拳头,给自己打气:“加油。”

一定要把她带回来。

沈慕青忽然接到通知要开教学研讨会议,结束后已经是五点半了。她从会议教室夺门而出,大街上多了一道奔跑的身影,她深一脚浅一脚地赶往河边。

“让一下,不好意思。”端方自持的女人没了平素的冷静,她心里隐约感觉,这会是她们见的最后一面。

她们的老地方,是指一条没有人烟的小河边,韩子绯面对河流立着,黑色的长发随风飘扬,夕阳偏斜,地面渐渐拉下长长的影子。

韩子绯远目望向天边的黄日,落日如金,她目光里涌现回忆神色,耳边慢慢地听见了两个人畅快的笑声。

她曾经拉起沈慕青的手,在这里向着落日一路狂奔。

她闭上眼睛,依稀听到了女人的喘气声,不由自主地牵起了嘴角,笑容里却全是苦涩。

“小绯。”

韩子绯霍然睁眼,女人站在她面前几步远的地方,撑着膝盖累得气喘吁吁,逆着光看不清她的表情,只有嗓音温和依旧:“对不起,我来晚了。”

韩子绯冲上来抱住她,久等未至的担惊受怕爆发出来,她声音在抖:“没关系,你来了就好。”

沈慕青没有回抱住她,只是站在原地,双手垂在身侧。

少女的心由凉变热,又再度冷下来,河边有风,吹得她怀抱也变冷。韩子绯寻到她的手牵住,搓了搓她冰凉的手指,仿佛冥冥之中有了预感,她想好的话在脑子里乱成了糨糊,几乎语无伦次:“你冷不冷?是、是我考虑不周,不该约在这里,要不我们下次再说吧。”

她茫然看了眼四周,手也开始抖,说:“先、先回家。”

沈慕青:“小绯。”

韩子绯浑然未觉,拉起她的手往回走,固执道:“我们回家。”

沈慕青声音提高一点:“小绯。”同时将手抽了回来。

韩子绯转过来,眼神里盛满了痛色,说:“你是不是……”她没说完,一行清泪已无声地落下来,哽咽道:“不想离婚了?”

沈慕青心口闷疼了一下,道:“是。”

韩子绯唇角牵起苦笑:“那你先前答应我的?”

沈慕青说:“对不起。”

“我要的是你的对不起吗?”

“对不起。”沈慕青低下头,紧紧咬住唇瓣。

“你有什么困难,说出来,我和你一起面对不行吗?你相信我,我什么都能为你做。”

沈慕青沉默。

“沈慕青,你看着我。”

沈慕青抬头。

韩子绯将那行泪水抹去,手指轻抚着她的脸颊,认真地凝视着她的眼睛,道:“我们说好要永远在一起的,你忘记了吗?”

心口传来的疼痛感越来越强烈,沈慕青直视着女孩坚定的目光,差一点就动摇了。

她身上负累太多,如果做不到一生一世,就不要再拖累她了。她还有大好的年华,不能空耗在自己身上,不值得。

沈慕青定了定神,将早就在心里演练过千万次的话说出了口,凉薄启唇:“我不记得了。”

韩子绯惊怔,不敢相信她耳朵听到的。

“你说、你说什么?”她心口剧烈地起伏了一下,眼圈倏然红了。

“我不记得了。”

“那我们的山盟海誓……”

“我随口说说的,逢场作戏。”沈慕青残忍一笑,“你当真了?”

“我不信!”

“信不信随你。”沈慕青抬手看腕表,“已经六点多了,我该回去做晚饭了。”

韩子绯猛地出手扣住她的手腕,言之凿凿地质问道:“既然是逢场作戏,你为什么还戴着我送你的——”她话语倏地卡在喉咙里,沈慕青戴的手表已经不是她送的那块了。

她像是被火灼伤了似的缩回手,往后退了一步,摇头自言自语道:“我不信。”

沈慕青说:“我确实迷恋过你,女人都容易感动于对自己好的人,我也不例外。世鸣离开的那段时间,我很寂寞,正好你来了,而且和你在一起有个好处,不会怀孕,更不会被人怀疑。”

这话往韩子绯的心口捅了一刀,她顷刻间泪流满面,抬手用力抹了一把,几乎是咬牙切齿地道:“我说了我不信。”

“那你想听什么?”沈慕青忽然换了个话题。

韩子绯张了张唇。

沈慕青抢白道:“说我喜欢你,说我会离婚,说我会和你在一起一生一世,你信吗?”

“我信。”韩子绯毫不犹豫道。

她对这份感情执着到了顽固的地步,只要沈慕青一句话,她上刀山下火海,哪怕立刻让她从悬崖跳下去,她都在所不辞。

沈慕青嘲讽的弧度僵在了唇角,平静的表情终于出现了一丝裂缝。

韩子绯重新抓住了她的手:“留下来,留在我身边。”

她一步走近她,抱紧她,贴着她的耳朵,嘴唇颤抖着:“求你。”

沈慕青眸底翻涌着巨大深沉的痛苦,她仰着脸看暗沉下来的天,轻轻地说:“我怀孕了。”

风停了。

死一般的寂静。

凉意浸满了韩子绯的四肢百骸。

她笑出了声,讽刺的,尖刻的,心酸无比。

她往后退,手指着她,眨眼间泪如雨下,却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你……”韩子绯笑着,又哭着,来来回回只剩下这一个字。良久,她问女人,声音轻轻的,恍如自语,“你还有心吗?”

沈慕青眼圈微红:“对不起。”

韩子绯眼泪蜿蜒,轻声问:“你爱过我吗?”

沈慕青沉默。

韩子绯突然爆发:“你说话啊!”

沈慕青紧紧闭着牙关。

“你到底……有没有爱过我?哪怕只有那么一点爱过我?”韩子绯濒临崩溃,泣不成声。

沈慕青眼眶通红,下唇咬得出血。

韩子绯突然含着泪笑了,琥珀色的瞳仁被泪水洗刷得晶亮,像清晨的露珠,一如往昔。

她说:“别咬了,很疼。”

沈慕青咬得更紧了。

韩子绯哑声说:“我的心很疼。”

齿尖松开,沈慕青泪雾弥漫,眼前模糊一片,看不清女孩的表情。

韩子绯深深地看了她一眼,仿佛要把面前的女人从此铭刻进心底。韩子绯细白指尖掠过沈慕青额前的一缕长发,替她塞到了耳后。

没有道别,转身走了。

她计划好了所有的未来,可说好的那个人,她却反悔说不来了。

韩子绯忍不住号啕大哭起来。

她怎么能不来呢?

※※※※※※※※※※※※※※※※※※※※

戏中戏的结局不是这样的,还有更惨的【不是

电影真的快杀青了,大家发留言,不留言现实也发刀~

看看今天更新的字数,不值得拥有你们快落的留言吗?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深水鱼雷]的小天使:-小宠子- 1个;

感谢投出[火箭炮]的小天使:番茄炒蛋要咸的、黑喵左佳灵杉、尹生、Sigh 1个;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囧乖乖、肖钱戴莫七五折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蟑螂恶霸、Miyaki 2个;月麟將、恶魔の小哚、子书、棉花糖、-趙三歲丶、路人只為路過、20090729、安若、阿君475、洛冰漪雪、夏小花是我的、阿弥陀佛、我没笑23333、冯薪朵我老婆、肖大锤的根妹、赖美云的树袋熊麻麻、Deeplove、昕羊ttl、40231929、杨生、Pi将军、婷婷桑的小海豹、清瓦、32989565、W徐szd、小太阳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洛基 138瓶;你的宝贝 70瓶;matchman 60瓶;火腿炒饭 56瓶;阿谢、孤独蓝、榛李子 40瓶;今天瑶瑶总攻了嘛、19991125 39瓶;糖使我快乐 35瓶;K 30瓶;JIDIAN、减速慢行 24瓶;会吃鱼的老鼠、K-on永不毕业!、今夕何夕 20瓶;十二 19瓶;GSS 17瓶;eliciabao、繁华落幕, 15瓶;张紫宁是1 13瓶;小马、18530969810、金田三三、啵了个奔、初初久、草莓味的橘子·Y、初仨、夜飞花、36258067、君白煜、心头好是Q小姐、鱼子子子子、三妞、待更小姬友、dream、啦啦啦啦啦~ 10瓶;稻。 7瓶;南泱、stone、21208977 6瓶;35562330、purposeT^O^、冷门、LIN、叁缘-、山风过海、乐乐、筱筱、34699937、亦如初见、朝暮、哈哈哈、31708138、莫之夭阏、19832923 5瓶;RIMO 4瓶;【思念】還在蔓延╮、姐姐请正面上我、平差不庸、小海豹的老油条、啻偃 3瓶;慢慢来。、怪少年、DoubleTimber 2瓶;z11、10625751、黄鸟鸟、洛大人的巨阙和发带、baylun枫、田野的啾啾、精致的杨猪猪、鱼烧的海外FANS、龘、黑猫大人、k、殇、七三二十一、程家的鱼、紫芋、牛奶重症患者、尾巴、舒窈纠兮.、困-困fufu-兽、woc、。。。。。。。。。、一个秃头、至尊红颜、CQQ、絳曲、噢我弯成了蚊香、希望你每天开心、傅菁的圈外女友、66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喜欢放肆[娱乐圈]请大家收藏:(www.27kk.net)放肆[娱乐圈]27KK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放肆[娱乐圈]最新章节 - 放肆[娱乐圈]全文阅读 - 放肆[娱乐圈]txt下载 - 玄笺的全部小说 - 放肆[娱乐圈] 27KK小说

猜你喜欢: 小月牙[综]直播猎人生存手册逸宁男神攻略手册[快穿]心瘾[文豪野犬]死敌变情人穿到民国吃瓜看戏重回我爸当校草那几年将小混蛋教成三好男人吻痣风起时你凶成了我喜欢的样子精分修仙独占成婚窈窕珍馐独家宠爱霸总他又被离婚了这题超纲了破云2吞海和武力值最高的人做朋友暗黑系暖婚北斗奈何只钟情于你第三乐章子夜十[娱乐圈]接近爱情
完本推荐: 时光已情深全文阅读她每天都在撩我全文阅读庆余年全文阅读娱乐圈之大长腿女友全文阅读某某全文阅读我年纪轻轻想守活寡[穿书]全文阅读每天都在要抱抱全文阅读缠缚(水流云在)全文阅读秒秒的咖啡店全文阅读掌欢全文阅读怦然心动我的三婚先生全文阅读凤凰花(GL)全文阅读御妖gl全文阅读[综]中原中也全文阅读第一科举辅导师!全文阅读地下情人全文阅读无心勾引全文阅读他的小玫瑰全文阅读这个魔头有点萌全文阅读[死神]白菜的一千种做法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仙师无敌凌天战尊极品飞仙大魔王娇养指南我讲的故事能破案北颂大龄剩女之顾氏长媳名侦探柯南之扭转未来我家沈少爷第一凶琢玉三界红包群天下第九星火荣耀卡牌密室(重生)来自未来的神探敛财人生之新征程[综]天降我才必有用列王纷争之权利的游戏伯爵大人有点甜超脑太监重生校园做学霸我的异能悠闲生活万古神帝洪荒:开局就是盘古真身废土修真的日常临渊行通天帝尊洪荒历一品仵作乡野直播间

放肆[娱乐圈]最新章节手机版 - 放肆[娱乐圈]全文阅读手机版 - 放肆[娱乐圈]txt下载手机版 - 玄笺的全部小说 - 放肆[娱乐圈] 27KK小说移动版 - 27KK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