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27KK小说 >> 为祸 >> 第99章 终章

阿追在他的笑意中痴了一瞬,他微点头,她猛地回神,再度怒视雁迟:“好,即便你不管上将军的死活……你也不在意戚王听闻此事后如何看你吗!”

一语说完她当即反应过来了。雁迟只怕是当真不在意的,她连让甘凡去换戚王的魂魄的事都做得出,戚王的看法……只怕对她当真无所谓。

她太疯狂了。

嬴焕摒着息走入殿中,心弦紧绷又不能慌乱。雁迟正全神贯注地与阿追对峙着,他并不必谈担心雁迟会突然回过头来查看,只是……

阳光从身后投进来,若他走得太近,折到身前的影子便会暴露他的行迹。

戚王深吸了一口气,无声地抬了手。

殷追瞪视着雁迟,余光瞥见他的动作时一凛,猜是在向什么人做手势。

殿外隔过一方不大的小院,围墙的那一边,持弩的护卫手上齐搭悬刀。

几样不同的法子在戚王脑海中飞转而过。

他或可从背后扼住雁迟,但雁迟受惊之下,手中的剑极可能直接刺过来。再者她离阿追太近了,一惊之下失手先割了阿追的喉咙亦有可能。

他也可叫住雁迟……雁迟讶异间只要一回头,他就可趁机夺剑再拽开阿追。

但万一雁迟一时愕住却没转头,而后索性破釜沉舟先要了阿追的命呢?

嬴焕一颗心越来越沉,一股不曾有过的焦灼在心头激荡着,又让他前所未有的冷静。

目光微挪,他看向侧后不远处的门。

“哈……我在意主上如何看我?”雁迟清冷而笑,面容狰狞,“我盼着他恨我!恨我到将我挫骨扬灰都不要紧!”

阿追倒被她这答案吓住了,近在咫尺的剑又凑近了半寸,雁迟激愤得嗓音嘶哑:“好过他现在对我没有任何看……”

喉咙骤被按住,雁迟声音辄止。窒息间她眼前一阵发白,被一股力道急推开数步,再定睛,便见殷追正被一道黑影猛然拽开!

“你……”雁迟认清那人,顿时愕住。

嬴焕拢着阿追顾不得多看,直奔着殿门处而去。余光睃见还有两步远,他当即疾呼:“放箭!”

阿追闻声乍然一惊,下意识地抓了他的领口,足下乱得连打了几个趔趄。

她跌倒下去,后背在门板上撞得一痛,尚未来得及叫,便闻“咔——”地一声。

是箭矢刺进木门的声音。

阿追惊魂不定地看过去,眼前的画面凌乱而清晰,她一时回不过神,几乎要怀疑这是置身在幻境中了,可偏又很清楚一切都是真的。

她看到雁迟拎着剑正要追过来,刺破窗纸射进来箭雨猛地将她挡住。

只有短短的那么一阵,但让她觉得时间好长,她眼看着雁迟身重数箭跌倒在地,一片片殷红在她淡青的曲裾上绽开。

她身后也时而再有一声铁矢刺木的声响,让她在头脑空白间得以抽出一缕思绪,庆幸只有上半截是窗棂窗纸,下半截都是实实在在的门板,若不然,她必定也已万箭穿心……

阿追的神思全然不由自主,呆滞了良久,耳边的一声闷哼猛地将她的思绪拽了回来。

她这才意识到箭雨已经停了,蓦然侧首望去,见戚王也倚在门板上,微仰着头一下下缓着气。

他坐姿随意,左腿伸直了,右腿半蜷着,右手闲散地搭在膝头,广袖铺出了一片潇洒。

阿追看着他这个模样几乎要再度滞住,下一瞬,她的目光停在了他的右臂上。

“你……”她望着那一道血红话语噎住。

嬴焕正专心地缓着神,闻声不得不抽出神来扫一眼伤口。

然后他说:“擦伤。”

“这么深……岂是擦伤!”

那道伤口鲜血淋漓的,简直像一道刻在他上臂上的豁口。她觉得触目惊心,下意识地抬起手要碰,又赶忙忍住。

嬴焕挡了她的手,不咸不淡:“箭间擦过去的伤也是擦伤。”然后他令人放心地一笑,“略重一点罢了。”

他笑眼对上她仍在发空的双目时滞了一下,迟疑着抬手,在她眼前晃了晃:“阿追?”

她没反应,他看着她明显不好看的神色,谨慎地改了个称呼:“……国巫?”

阿追羽睫一颤别过头,正好看见那边的雁迟,只得再将头别过来。

她听到他小心地问道:“吓着你了?”

嬴焕惊疑不定地看着她的神色一分分变得更加挣扎,倏然见她眉心紧一皱,再松开时,眼泪一下倾出。

被他这样一提醒,她霎然间彻底回过神,顿时觉得吓坏了!

阿追惊魂未定,哭也哭不出声,只沉默地抬手抹眼泪。嬴焕无措了一瞬,愣了愣,试探着伸手拍到她肩上。

见她并无反抗,他又往后探了三寸,手摸到她后背给她顺气。

她仍只顾着擦眼泪,嬴焕循循地出了口长气,半环在她后背的手终于抚上了另一边的肩头。

“……别怕,没事了。”他的气息已然稳下来,冷静的声音在她耳中一荡,悦耳犹如天籁。

事情闹成这般,满朝乃至满城都很快就听说了祭祀中这场变故。雁迟当场毙命,然则无论在她的这般举动,她是否还能留个夫人的虚名,她身为上将军亲妹的身份都还是在的。戚王不发话,便没有人敢贸然否认她的尊贵。

嬴焕便没再急于返回晔郡,留在了朝麓,先将此事料理清楚。

阿茗在当晚便在房中自缢,负责详查此事的官员又提审了乌村众人,确定再无其他合谋后,阿追松了口气。

晔郡那边,班皖两军与戚军悬殊,此战于戚国而言必赢,嬴焕思虑之后,便未多隐瞒雁迟的事,写了详细的经过,着信使急呈雁逸。

几日之后,晔郡大捷的喜讯与雁逸亲笔的回信呈至王宫。

嬴焕无心多看捷报,先接了雁逸的信来看,竹简刚展开,木屐踏入殿中的熟悉声响就传了进来。

他将面前的竹简一叠,抬头看过去就皱眉:“怎么又来了?”

“医官说了,药每日要换两次。”阿追淡泊地抬抬眼,“刚闹过一出大乱子,人人噤若寒蝉,就没人敢管殿下了是不是?”

“……”嬴焕避开她的目光,心虚地轻咳了一声而未言。阿追也无所谓他言不言,走过去将呈着药和白练的托盘往案上一放,坐下便去解他胳膊上原本缠着的白练。

他支着额头动也不动,但侧眸扫了几次都见她冷着张脸之后,终于忍不住低低埋怨:“就是个小伤。”

“小伤你连续几天低烧不退?”阿追形容未改,将旧的白练扔在一边,取了干净的边上药边说,“殿下再不乐意,我也不管了,反正也不是我疼。”

“……低烧不退那是因为赶路累着了!”嬴焕辩道,想想她后一语,又蔫了下去。

他懊恼地又咳嗽了声,说:“没不乐意。”

阿追翻眼瞪他,被他还了个明亮的笑容。

阿追:“……”

他近来好像越来越清楚他怎样时她会拿他没辙了,偏他又本来就生得十分俊美,她硬绷着想生气都生不出来。

换完了药,阿追注意到他的左臂放在案上。姿势有些刻意,展开的广袖将案上的竹简遮了大半。

是雁逸写来的。

阿追了然间神色黯淡下去,静默了须臾,轻声说:“上将军不会回来了。”

嬴焕悚然一惊:“阿追……?”

“这是替雁夫人告罪的奏疏,最后几行请旨罢黜他的上将军位。”阿追回想着占卜中的景象,抑制不住眼底的颤意,“殿下必须准他的奏……”

若他不准,雁逸返回朝麓,会在不久后的一场兵权之争里,因此事变成众矢之的。她看不到想夺兵权的人是如何将此事直接牵到雁逸身上的,没有办法早作安排;而若任由事情那般发展,最后会连戚王也保不住他,他会自尽在府里。

“他……”阿追无力地笑了一笑,“他大概自己也需要静一静,准他离开也好。”

长久的安寂之后嬴焕点了头,展开那卷竹简,一喟:“那我给他个爵位。”

阿追“嗯”了一声,旋即又说:“十年后会有外敌自北边攻戚,那时殿下会再请上将军出山,上将军大获全胜。”

“……”嬴焕心头的郁气骤然散开,他侧首惊奇地打量了她一会儿,“你连十年后的事都卜到了?”

阿追耸耸肩:“月主给我托了个梦。”

一如月主指点她的那样,雁逸果然没有回来。

戚王给他的封地在戚国南边,他便连回宫复命都省去了,战事结束就直接去了封地,可见是真的能避则避。

阿追踟蹰再三,最终也没有主动去见他。雁迟的死搁在眼前,雁逸便是再明事理,此事也还是跟她有关的,不论她去道歉、劝解,还是绝口不提雁迟的简单探望,都不合适。

她只能想,至少在十年后的那个画面里,一切都是平和的。

在冬天过去之后,冻土化开之时,雁迟的下葬事宜也已安排妥当。

戚王没有把她安葬在原本的墓中,另择了一块风水宝地重修墓冢。宫中朝中、史家笔下,不会有过多的笔墨去写她,阿追在为这些安排盖印之前想了想,提笔加了一句,命人将雁迟当年受册的诏书入墓随葬。

她盖完印后戚王也要盖,他自然看到了这一句,锁眉沉吟了一会儿,到底没说什么。

嫁给他,是雁迟最执着的事情了。善也好、恶也罢,在人已离去后,在世者能退让一分令其满意,便不必太过计较。

何况在阿追看来,雁迟虽绝说不上善人,可她痴迷于戚王的做法……却是说不出错的。

他们身为能卜知天下事的巫师,尚要慨叹一句“万事不由己”,雁迟一个凡人在世事间又能如何呢?

况且情之事,比寻常世事还要更说不清楚。

天气日渐转暖,军队休整完毕之后,再度待命准备出征。

一场淋漓的雨水洒过,雨珠落在竹叶上,顺着叶子细微的纹理一滑,又落上下面略低的一片。一片接一片地递着这颗珠子,好像在小心地传递着什么至宝。

卧房里,案桌两边的人皆正襟危坐。

戚王紧张地看着阿追占卜的模样,待得她视线一移,他即问:“如何?”

“……我有些东西没看懂。”阿追蹙眉道。

其实从幻境中来看,那一战应是胜了。但有一方诏书清晰地呈现在她面前,她觉得该是有什么要紧的内容,不得不追问一番。

她提笔在旁边的缣帛上写了两个字,问他:“这是什么?”

皇帝。

嬴焕目光扫过这两个字打了个哈欠:“哦没什么……一个类似于王公侯的身份,我编的,打算一统天下后用。嗯……费了这样大的工夫夺得天下,还和以前一样称‘戚王’多没意思?”

“哦……”阿追点点头,能理解他的这般想法,转而提笔又写了两个字,“这又是什么?”

女皇。

“这个……”嬴焕深深地吸了口气,静看向她解释,“就是……女的皇帝,我简称了一下,你……嗯……”

她眯眼打量着他,隐有不解。

嬴焕清了清嗓子:“我明白你之前说的不想嫁人的想法——‘既嫁从夫’一类的活法于你而言确是还不如自己过日子。”

阿追傲然点头,深以为然。

“所以我还是不提立你为后之类的话了,你一不高兴再让我吃三五场败仗,我还得提前请雁逸出山。”

阿追翻了个白眼。

他衔笑吁了口气:“我们还是一同治国吧。也不说嫁、不言娶,成婚而已。”他说着停了停,又真切道,“自然首先看你愿不愿意,你不愿意也还是女皇。”

“……咳。”阿追咳了一声,信手扯了卷案头的奏章过来,闲闲翻看,“那待我琢磨琢磨。你知道的,近来忙得很。”

“自然,自然。”嬴焕认认真真地点头,顿了顿,又追问,“除此之外呢?吉是不吉?”

“嗯……除此之外。”阿追的面容沉下去,余光静看着他的紧张,待他的紧张逐渐转成焦灼时,她终于忍不住“扑哧”一笑。

她笑望着他说:“除此之外,我看到一场史无前例的胜利,皇帝陛下。”

他眉头微挑,俄而肃然颔首:“承您吉言了,女皇陛下。”

喜欢为祸请大家收藏:(www.27kk.net)为祸27KK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为祸最新章节 - 为祸全文阅读 - 为祸txt下载 - 荔箫的全部小说 - 为祸 27KK小说

猜你喜欢: 凤帝九倾凤回巢陆家小媳妇砂锅娘子家有庶夫套路深娇妾既灵国色小小王妃驯王爷我的老公是奸雄欢喜债小小嫡女成妃记权臣闲妻药仙晟世青风雀仙桥撒娇福晋最好命九重紫农门娇俏小厨娘盛世文豪我绑定了神医系统[红楼]权臣之妻旺夫命明月照漓心清穿之影帝重生帝王家名门医女
完本推荐: 房产大亨全文阅读快穿之打脸狂魔全文阅读我年纪轻轻想守活寡[穿书]全文阅读溺宠大神夫人全文阅读小屁孩全文阅读SCI谜案集(第二部)全文阅读重生娱乐圈之名门盛婚全文阅读老师,太给力!全文阅读国色全文阅读论如何饲养一只黑化忠犬全文阅读妾本惊华全文阅读穿成作精后我怼天怼地无所不能全文阅读地下情人全文阅读一树人生全文阅读变猫记全文阅读和你的年年岁岁全文阅读将小混蛋教成三好男人全文阅读每天都在修罗场里花式洗白全文阅读大唐探幽录全文阅读深渊对峙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药门仙医炮灰她嫁了豪门大佬穿到民国吃瓜看戏生了暴君反派的崽怎么破隋唐君子演义快穿之历劫小妖精综漫从五等分开始我家爹娘超凶的山海高中画春光武炼巅峰穿成赘婿文男主的前妻开无双从讨伐山贼开始大道魔医大佬我真没偷你儿砸神魔之玥上为尊公主殿下的开挂生活农门娇俏小厨娘侯爷你又被翻牌了你真是个天才18岁勇者想当法师盛世娇宠之名门闺香我和二哈共系统未来之师厨一见你我就想结婚泽少天天套路我这朵白莲花伯爵大人有点甜四爷是棵摇钱树从玄幻世界进入主神空间我夫君实在太谦逊了

为祸最新章节手机版 - 为祸全文阅读手机版 - 为祸txt下载手机版 - 荔箫的全部小说 - 为祸 27KK小说移动版 - 27KK小说手机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