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OP榜写作榜手机小说

最近更新新书入库全部小说

27KK小说 >> 四嫁 >> 第七十章

听着这话, 秦芃吓得手都抖了。

秦书淮抬手握住她的手, 仿佛真的是帮她一般:“抓稳勺子。”

秦芃心有点慌, 应了一声, 有些慌乱喂着秦书淮吃饭。

秦书淮没有说话, 一口一口让她喂完之后, 秦芃又扶着他回了房, 用了药以后休息下去。

等秦书淮躺下去后,秦芃心里终于没有那么乱了,她坐在外室, 自己给自己泡了杯茶,抿了一口茶,镇定了一下心情后, 舒了口气, 站起来便打算往外走。

然而刚一动,就听见里面人道:“芃芃, 我眼睛没好前, 你别走。”

“我……”

“我不放心别人。”

这么一句话把秦芃的话又都憋了回去。

秦芃明白秦书淮的意思, 他们这个位置的人, 心眼都像蜂窝一样, 想相信一个人,实在是太难了。

秦书淮虽然一直笑着, 可是骤然失明,他心里必然不安, 他如果知道她是赵芃, 那么此时此刻最信任的人,大概也就是她了。

如果她都走了,秦书淮心里怕是会很难过吧。

她自己体会过身边谁都没有的感觉,也不忍让秦书淮再体会。想了想,她便坐了下来,叹息道:“你睡吧,我守着呢。”

“嗯。”

秦书淮闭上眼睛。

秦芃去拿了本书,翻着书瞧着,没了一会儿,里面传来秦书淮的声音:“你在看书吗?”

“嗯。”

“哪一本?”

“《四国游记》”

“芃芃。”秦书淮似乎是坐了起来,秦芃赶紧捏着书进去,紧张道:“你怎么坐起来了?躺下歇着吧。”

“无妨,”秦书淮笑了笑:“我想听你念书。”

秦芃有些无奈,但想想他此刻大概也是无聊,便坐到床头去,让他睡下后,靠在床边给他念书。

秦书淮有一搭没一搭同她说着话,不知不觉便过了一下午。秦芃同他用了晚膳,让他歇下,自己去浴室净身。

秦书淮的府邸里有一个从温泉汤池,如今秦书淮情况稳定了,秦芃决定不浪费淮安王府任何一份资源,努力奢侈!

因为淮安王府丫鬟太少,剩下的都是些不太熟悉的,秦芃让人下去后,便独自进了浴池。正在浴池里泡着澡,秦芃突然听见身后有什么声响。

她不着痕迹靠近了衣衫,然后听见水滴声。

或者说,滴血的声音。

秦芃握住了衣服下埋着的匕首,而后她骤然听见身后风动!

她匕首立刻反杀回去,对方一把截住她的手腕,捂住她的嘴,压低声道:“是我!”

秦芃听出是白芷的声音,原本打算翻转方向刺过去的手立刻停住,白芷放开了捂着她的嘴的手,血滴落到池子里。

秦芃骤然一惊,立刻回头道:“谁伤的你?!”

白芷身上还带着伤口,她面色有些苍白,秦芃赶紧穿上衣服起身,将白芷扶到一边。

白芷喘息着,摇了摇头:“都是些小伤,无妨。”

秦芃没说话,上下检查了白芷的伤口,确认不是大事后,立刻道:“怎么回事?到底是谁?”

她不敢信是秦书淮的人对白芷下这样的狠手,白芷是她当做亲姐妹一般的人,秦书淮若对她真的有情谊,不可能对白芷做这样的事。

“我不知道是谁。”

白芷有些疲惫,似乎是被人追杀了许久:“可能是秦书淮,也可能是其他人,我分不清楚。我来是想请你帮一个忙。”

“你说。”秦芃满脸认真,白芷抬眼看她:“我要出城。我联系了人等在城外,他们就只能等今晚了,我现在估计被人盯着,我想请你帮这个忙。”

“好。”秦芃果断点头,白芷有些犹豫道:“可能会有些危险……”

“无妨。”

秦芃立刻走到外室去,弄了套衣服来,让白芷换上,将她化妆成丫鬟的模样后,去马厩拉了一辆马车,随后便赶到了门口。

到了门前,秦芃直接道出门道:“我有急事回卫府一趟。”

如今不清楚是谁伤的白芷,秦芃不敢贸然让任何人知道白芷在她这里。

门房有些犹豫,踌躇道:“等我问问……”

“本宫莫不是被你淮安王府囚禁了不成?!”

秦芃提高了声音,直接推开门房,怒道:“让开!”

说完,白芷便驾着马车冲了出去,门房还来不及反应,秦芃就提着裙子跑了出去,白芷一手驾着马车,一面朝着秦芃伸出手去,秦芃追上白芷,一把拽住白芷的手,便跳上了马车。

“你进去。”白芷将秦芃推了一把,秦芃回了马车里面,拿出纸笔来,迅速开始写东西。白芷驾车技术比秦芃好得多,很快到了城门口,远远就有士兵开口询问:“来者何人?!”

“镇国长公主秦芃!”

白芷扬声回复,停在了城门前。

士兵上前来查看,秦芃猛地卷起帘子,亮出自己的腰牌,冷声道:“奉陛下之令有要事出城,速速开门!”

士兵验查秦芃的腰牌,抬了抬手,大喊了一声:“开!”

城门缓缓打开,便就是这时,利箭朝着白芷猛地射了过来,秦芃旋身一把抓住利箭,拔出长剑,直接道:“车里有封信,帮我交给赵钰。”

说完直接往马上一鞭子抽了过去,便跳下马,十几个杀手同时朝着白芷四面八方而去,秦芃袖中飞镖同时洒了出去!

这短短瞬间阻拦让白芷迅速跑开,秦芃迅速退到城门边上,拦住城门,将杀手堵在了门口,冷声道:“越线者死!”

一行杀手见来晚了时间,为首的杀手看着秦芃,目光闪了闪,扬了扬手,便迅速退了开去。

已经做好大打一场的准备的秦芃不由得微微一愣,不明白这些人为了连挣扎都不作一下就推开。

然而也就是这个时候,秦芃听见赵一焦急的声音:“公主!”

说着,他便看见赵一和江春带着人马匆匆赶了过来。

秦芃慢慢收了剑,觉得那些人怕是也听到了动静。

赵一率先来了秦芃身边,焦急道:“公主,您没事吧?”

“没事。”

秦芃点了点头,皱眉道:“人应该还没跑,赶紧去追!”

“是。”赵一毫不犹豫点头,带着人就去追了。

赵一带走了一半人马,剩下一半由江春领着,江春上前一步,朝着秦芃恭敬道:“公主,请。”

秦芃直觉江春态度不是很好,皱眉道:“你有什么不满?”

“ 属下不敢有什么不满。”

江春僵着声:“王爷担心公主,请公主速速回去。”

秦芃也不和江春僵持,如今送走了白芷,她也没有了其他顾虑,上了马车,便跟着江春回了淮安王府。

到了淮安王府中,秦芃不知道为什么,心里有些忐忑。想象她也没做错什么,就大着胆子走了进去。

秦书淮正跪坐在屋子里,旁边点了香。

他穿了纯白色银丝绣卷云纹路的长衫,外面笼了银纱外套,墨发散披下来,在夜里看上去有些孤冷。

秦芃走到他面前去,端正坐了下来。

闻见秦芃的味道,他摸索到茶壶上,翻开茶碗,给她倒了茶。

这个动作他做得很流利,方才等着她的时候,应该做了许多遍。

秦芃没有说话,他也不说话,茶落在茶碗里,水声成了夜里唯一的声音。

秦书淮倒好了茶,将茶碗推到她那边。

秦芃举起茶碗,抿了一口,直接道:“想说什么便说吧。”

“你出去,该同我说一声。”

秦芃顿了顿,想说什么,看着秦书淮盲了的眼,终究只是道:“是,在贵府做客,我当同你说一声。事出紧急,见谅。”

“秦芃,”秦书淮语气有些冷:“你非同我划分得这样清楚吗?”

秦芃不说话,秦书淮冷笑出声来:“白芷进了淮安王府,你真当我不知道吗?你以为她怎么能进来的?我放她进来,你要送她出去,我还真会拦着不成?!”

秦书淮知道白芷在,她也不是很意外。

她从来不意外秦书淮做出任何事来,这个人总是有超乎常人所想象的能力。

可是她不明白,这个人到底在生气什么。

她思索了片刻,犹豫道:“我不该吼管家……”

“我不是介意这个。”

秦书淮果断打断她。

秦芃继续想着:“我不该直接抢走马车……”

“也不是这个!”

“我……”秦芃有些想不出来:“我下次和你打招呼……”

“你该告诉我。”秦书淮终于忍耐不下去,他语速有些急,却又压着,捏着拳头道:“你该信任我。”

秦芃微微一愣,她抬眼看向秦书淮,有些无法理解:“什么?”

那茫然的语气让秦书淮突然泄了气,原本涌上来的火气突然消失了去。

和她计较什么呢?

她本来就是这样的人,如果说她年少时尚且有几分天真,在她被她最信赖的宫女嬷嬷骗着将□□端给她母亲之后,她对人的信任就已经完全摧毁了。

她骨子里谁都不信,除了赵钰。

而这一切他也是知晓的,他明白,他理解,可是在真的面对她的戒备时,他仍旧会愤怒茫然。

然而她却甚至都不知道她错了。

人本就是如此的。

在秦芃的骨子里,是如此矛盾看带着这个世界。

她绝望,她阴暗,她将所有人都当做恶当做坏。

可她又磊落明媚,怀抱着这样阴暗的心情,努力回抱他人。

世界以痛吻我,我却报之以歌。

秦书淮想着,心里又忍不住有些心疼。

秦芃会成长成今天的样子,是他一步一步看着的。他没有能力在她年少时保护好她,又怎么能在今日责怪她?

“芃芃……”他软了语气:“我不会害你的。你想做什么,我都会帮你。你想送白芷出去,你告诉我,我也会帮着你,你这样一个人出去,如果出了事,该怎么办?”

秦芃反应过来,抿了抿唇:“对不起。”

她总算是反应过来秦书淮到底在气恼什么,她深吸一口气,抬起头来,终于道:“可是,秦书淮,我不想欠你太多。”

秦书淮皱起眉头,似乎是有些不明白,秦芃捏着拳头,鼓足了勇气:“你知道我是赵芃,对不对?”

秦书淮没说话。

他似乎在思索该如何回答。

然而如此平静的状态,明显已经给了秦芃答案,他知道的。

秦芃笑了笑,尽量温和道:“书淮,我已经离开你很多年了。”

秦书淮没说话,喝了一口茶,面色平淡。

秦芃扭过头去,看着窗外:“人是会长大的,我经历了很多,我想你也经历了很多。我年少时喜欢过你,但是也只是喜欢。”

“我不像你。”

她笑了笑,神色有些苦涩:“我没办法像你一样,喜欢一个人,就把那个人当成生命的全部。我当年喜欢你,但也只是喜欢而已。我生命里还有很多事,有阿钰,有自己的理想,我没有办法把你放在第一位。”

“你说你只是喜欢而已,”秦书淮苦笑起来:“只是喜欢,就能为那个人去死吗?芃芃,”他抬眼看她:“十二岁那年,寂灭塔上,你没有放开我的手。”

“那时候,你是打算死都不放开的,不是吗?”

秦芃张了张口,什么都说不出来。

“十六岁那年,你本来是可以嫁给封峥的,可你为了保住我的命,哪怕被陛下不喜,你还是嫁给了我,不是吗?”

秦芃慢慢安静下来。秦书淮伸出手,去握住她的手,沙哑道:“十七岁那年,我被刺杀,你毫不犹豫挡在我面前,不是吗?”

“二十岁那年,赵钰哭着求你留在北燕,你还是选择了我,不是吗?”

“为了我你放弃很多东西了,”秦书淮握着她的手,眼里满是无奈:“你怎么能自欺欺人说出这句,你不喜欢我,不够喜欢我?”

她放弃了荣华富贵,放弃了自己的性命,甚至放弃了赵钰。

她都放弃了这样多,怎么能说出她不够爱这样的话语?

秦芃被他握着,一时也有些茫然。

可是等她仔细去想,她一一比对着自己和秦书淮的感情,她忍不住笑开。

“可是书淮,”她艰难出声:“那不是爱情啊。”

秦书淮僵住了神色,秦芃苦笑开去:“我也是有良心的,书淮。”

所以你对我好,我对你好。

你对我舍生忘死,我为你不顾一切。

可是爱情是不一样的。

“我没办法回馈你的感情,”她艰难出生:“我或许喜欢过你,可是这么多年过去了,”她拉着他的手,按在自己的胸口上:“这里很安静。”

秦书淮没说话,他手掌下是她的手掌,心跳声隔着她温热的掌心传递过来,很安定,很沉稳。

她以前和他说话,有时候会心跳快起来,有时候会脸红。

可此时此刻,她的心入老僧入定,安稳平缓。

秦书淮明白她的意思,他艰难笑起来。

“我让你觉得累了?”

秦芃没说话,他收回手:“我让你觉得害怕了?你还不起我的感情,所以你宁愿不要。”

“可你以为感情是什么?” 秦书淮嘲讽笑开:“你以为你不接着,我就不喜欢你了?”

“你以为你不接受,我就不付出了?”

“赵芃我告诉你,”秦书淮声音冰冷 :“我喜欢你,这件事过去是,现在是,未来还是。哪怕你不要,”

他抬眼看她,没有焦距的眼里仿佛能看见她一般,一字一句,无比坚定:“我也喜欢你。”

秦芃被他气势骇住。

他从未同她这样说过话,过去从他嘴里套一句喜欢,那是难上加难。

如今听着他说喜欢,不知道为什么,她心跳都忍不住快了几分。

她瞧着他的眉眼,思索着是不是因为这个人长得越发好看了的缘故。

秦书淮见她久久没有回应,皱起眉头:“为何不回话?”

“就……”秦芃思索着词语,憋了半天,终于道:“就觉得,多年不见,你越发奔放浪荡了……”

秦书淮被她噎了一下,原本还准备着的“肺腑之言”统统堵了回去,他抬手喝了口茶,冷声道:“不会用的词别乱用。”

“哦。”

秦芃低下头,算是认真应答。秦书淮等了一会儿,终于道:“我方才的话,你可有什么回应?”

秦芃没敢说话,其实她的态度也很明确了。

秦书淮要给是一回事,可她不能这么坦荡接着。

感情的债不能欠,她自己有自己的尺子。

秦书淮抿了抿唇,她的沉默已是答案,他心里有些焦急,面上却依旧不显。

“芃芃,给我一次机会。”

“你怕你不爱我,这没关系。”秦书淮垂着眼眸:“你试一试,若你试过了,还不爱我,那以后……”

秦书淮抿了抿唇,忍了半天,终于道:“以后,你我就当兄妹。”

自幼长大的情分,总不是说没就没的。

秦芃舒了口气,终于道:“你想怎么试?”

秦书淮沉默了。

他自己其实也不知道怎么试,憋了半天,终于道:“你就先听着我的吧。”

“只是,”他抬起头来,忍不住笑了笑:“你得顺着自己的心意,别想什么后果。想做什么就做什么。”

秦芃点了点头,看了看天色,终于起身道:“夜深了,你先睡吧。”

秦书淮应了一声,随后踌躇道:“我想去沐浴。”

秦芃有些奇怪,秦书淮轻咳了一声:“你能否扶我进去?”

秦芃:“……”

“我信不过其他人。”

秦书淮继续补充。

秦芃有些无奈,点了点头:“我扶你过去。”

说完了,她让人准备了洗浴的东西,扶着秦书淮去了浴池。

她背过身,给秦书淮递了浴巾,让秦书淮换了衣服后,转身扶着秦书淮,领着他下了水池。

秦书淮穿着浴巾坐在池子里,秦芃蹲在他身后,用水冲了他细长的头发后,打了皂角,细细搓揉着。

“以前我们住在南亭巷的时候,你和我说你想在家里有个大温泉。后来修淮安王府的时候,我就一直念着。”

秦芃顿了顿动作,片刻后,她舀了水,浇灌在秦书淮的头发上,温和道:“谢谢你还记着。”

秦书淮听着她客气疏离的话,一时没有言语。

他想问她这些年是怎么过的,可是一想到卫炀,秦书淮就顿时觉得,他一点都不想知道,这些年秦芃是怎么过的。

反正过去已经不重要了,如今是他在秦芃身边,那就够了。

她细细给他洗了头发,又给他搓了背。

他的皮肤很白,像玉一样,秦芃不小心碰到的时候,能感受到光滑的手感。

秦芃僵了僵,秦书淮也察觉到秦芃的僵硬,他没有说话,耳根子红了起来。

秦芃迅速起身,同他道:“你再泡一会儿吧,有事叫我,浴巾在你左手边台上,出来了叫我,我扶你回去。”

秦书淮应了一声,声音听不出喜怒。

秦芃退了出去,站到门口去,抬头看着天上的星星,试图把方才的感觉全部从脑子里清出去。

赵一和江春趴在屋顶上看着星星。

“王妃来了后,咱们轻松不少啊。”

江春有些感慨。赵一应了一声,无奈道:“原来这么多年,王爷都信不过我们。”

“也别挤兑王爷了,”江春叹了口气:“王爷挺不容易的。”

赵一笑了笑,也不多说。

秦芃在外面吹了一会儿冷风,总算把自己吹得清醒了些。过了好久,才听见秦书淮叫她。

她进去的时候,秦书淮已经把内衫都穿好了,秦芃走过去,拉他去站着,然后给他擦头发。

擦着头发的时候,秦书淮一直没说话,等擦干以后,他回过头去,没有焦距的眼里落着星光。

“芃芃,”他弯起嘴角:“你对我真好。”

秦芃僵了僵,随后认命了道:“我对谁都这么好。”

秦书淮笑着没多说,秦芃给他加了外套,拉着他回去。

夜风有些凉,她拉着他的手却很暖,她小心翼翼拉着他,等到了屋里,让他睡下后,秦芃抬头擦了擦汗:“你睡吧。”

秦书淮点了点头,随后道:“你睡哪里?”

“哦,就先睡在外室榻上吧。”秦芃指了指外面:“就一晚上,客房就打扫出来了。”

“嗯。”秦书淮点了点头:“不冷吧?”

“不冷的。”

“要不还是我睡那里吧。榻小很多,睡得不舒服。床大,而且暖和。”

“没事,我个子小。”

“这也不好,榻硬,床软一些。”

“我喜欢睡硬床。”

秦书淮:“……”

秦芃不耐烦挥了挥手,觉得秦书淮事儿太多,转身道:“睡了,有事儿叫我。”

秦书淮没说话,直挺挺躺在床上,好久后,终于道:“芃芃。”

“嗯?”

“夜里太黑,你要不还是来床上睡吧?”

秦芃:“……”

“书淮,”秦芃放柔了声音:“你本来就看不到了,黑不黑没什么影响的,快睡吧。”

秦书淮没再说话了。

秦芃这才放下心来,睡了过去。

等第二天早上,秦芃觉得有点挤,她睁开眼睛,就感觉有人抱着她挤在她后面。

她扭过头去,看见了秦书淮睡得香甜的脸。

秦芃顿时黑了脸。

“秦书淮。”

秦芃叫他,秦书淮皱了皱眉头,还没醒过来,秦芃干脆摇着他:“醒醒,你别睡了。”

“嗯?”

秦书淮艰难睁眼,有些茫然道:“怎么了?”

“你怎么睡这儿?”

秦芃压着怒气:“你这样睡,睡得我特别挤。”

“哦,”秦书淮面色平静:“可能是梦游吧。”

理由都想好了,看来梦游前想了很久。

秦芃忍住了打他的冲动,憋出一个笑容来。

“书淮,我和你商量个事儿。”

“嗯,芃芃你说。”

“你以后走路,也像梦游一样,能一点东西不碰到摸到我床上,好吗?”

喜欢四嫁请大家收藏:(www.27kk.net)四嫁27KK小说更新速度最快。

四嫁最新章节 - 四嫁全文阅读 - 四嫁txt下载 - 墨书白的全部小说 - 四嫁 27KK小说

猜你喜欢: 反派有话说[重生]失落大陆红楼之平淡生活[火影]暗花深海流窜日记[异世]敛财人生之新征程[综][综]穿越路西菲尔论辞掉魔王这份工作的可行性盗墓鬼手(GL)[重生末世]第一夫人每天都要防止徒弟上天烈火浇愁反派他过分美丽[穿书]鱼不服The God[快穿]部落神厨有姝向师祖献上咸鱼野兽的魔法师凌云魔志[综英美]铁罐的小超人坤宁玉玺记农家恶妇神造奸臣套路深
完本推荐: 暗黑系暖婚全文阅读我年纪轻轻想守活寡[穿书]全文阅读女配不掺和(快穿)全文阅读老婆粉了解一下[娱乐圈]全文阅读两大豪门争着让我继承家业全文阅读情敌每天都在变美[穿书]全文阅读师父他太难了全文阅读有钱全文阅读[综]全忍界都以为我们会在一起全文阅读碎玉投珠全文阅读野兽的魔法师全文阅读末世小老板全文阅读系统维护中全文阅读秒秒的咖啡店全文阅读神将降临[末世]全文阅读全洪荒都听说东皇有喜了全文阅读重生之影后送上门全文阅读狼行成双全文阅读撩火全文阅读[竞技]力争上游全文阅读
最近更新: 巧为农家女小阁老卡牌密室(重生)天道宠儿开黑店帝妃临天废土修真的日常首富小村医敛财人生之新征程[综]万族之劫农门娇俏小厨娘神医凰后木叶的新三代火影超神制卡师穹顶之上三国之最强皇帝仙师无敌从1983开始穿越之医妃不萌九天神皇大魔王娇养指南都市之修仙大劫主神医弃女我!每天都有新系统仙宫极品飞仙斗罗大陆IV终极斗罗冷宫娘娘有喜啦宋先生你又装病万千之心超神机械师

四嫁最新章节手机版 - 四嫁全文阅读手机版 - 四嫁txt下载手机版 - 墨书白的全部小说 - 四嫁 27KK小说移动版 - 27KK小说手机站